馬來西亞沙巴的買地復育計畫:收購私有油棕田造林,打造瀕危物種生態廊道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以安 翻譯;林大利 審校;稿源:Mongabay

在馬來西亞婆羅洲島的沙巴州,一個小規模的非政府組織透過在合法油棕田上重新造林,復育一片小而狹長的土地,期盼能重新接起兩座大型保護區之間的生態功能。

「犀牛和森林基金」(The Rhino and Forest Fund, RFF)表示,這條800公尺寬的野生動物廊道生態豐富,將造福眾多瀕臨滅絕的物種,包括婆羅洲象(Borneo Elephant,學名:Elephas maximus borneensis)、黃臉鸛(Storm's stork,學名:Ciconia stormi)以及也許是世界上現存最大的婆羅洲野牛族群(Bornean banteng,學名:Bos javanicus lowi)。

RFF執行董事里西(Robert Risch)說:「我們可能是第一個收購私有油棕田,來執行保育和復育的計畫。」他指出,儘管過去也有油棕田復育回森林的案例,但這些油棕田往往屬於非法經營的莊園,而非現在合法買回的莊園。

油棕田和附近森林的空拍圖,由RFF提供。

協商中的土地位於塔賓野生動物保留區(Tabin Wildlife Reserve)和庫蘭巴野生動物保留區(Kulamba Wildlife Reserve)之間,睽違幾十年後,將能首度連接兩個保護區內的土地。塔賓和庫蘭巴這兩個保護區原本完全被油棕田或紅樹林沼澤包圍,使得特定物種幾乎無法在這兩個區域之間穿越;而RFF表示,希望新的廊道計畫能夠改善這樣的狀況。

里西指出:「收購的這塊土地擁有最佳的地理位置。」

為了完成這項計畫,RFF透過捐贈的方式購買了65公頃的土地——該地50公頃是既有油棕田,其餘為森林。里西表示,做為在馬來西亞設立據點的境外非政府組織,RFF無法合法擁有土地,於是「建立了新的模式來收購並復育沙巴的私有地。」

實際運作方式為——RFF負責募集收購目標土地所需的資金;接著沙巴林業局(SFD, Sabah Forestry Department)擔任信託執行人與土地所有權人交涉,處理付款和補償金;最後,SFD和其他部門再透過法律程序進行土地的憲報(gazetting)事宜。

紅色區域已由RFF購買,並委由政府公告;橙色區域仍可收購。地圖由RFF提供。

自2017年以來,RFF和SFD已四度利用該模式收購土地。如今這個佔地65公頃的計畫,將能夠把塔賓野生動物保護區的13萬公頃和屬於「Lower Kinabatangan-Segama」濕地約7萬公頃的庫蘭巴野生動物保護區連接起來。總之,這意謂著20萬公頃左右的土地能重新連結在一起。

里希說,「對我而言,有件事顯而易見:要想停止迫在眉睫的大規模生物多樣性流失……在既有油棕田重新造林,是整體策略中不可或缺的關鍵要素。」

重新連結的動物族群

里希表示,第一個受益於這項造林計畫的野生物種會是婆羅洲野牛,這是當今在東南亞地區發現的野牛中的一個亞種。

「庫蘭巴野生動物保留區,可能是最後一個婆羅洲野牛數量超過100隻的地方。塔賓野生動物保留區至少還有額外的50隻。兩邊族群結合後,將會是婆羅洲野牛最後的希望。」他補充說明,在沙巴可能還有額外的250至300隻婆羅洲野牛,但牠們「散布在受隔離的小族群之間」。

自動相機拍攝的婆羅洲野牛。此地景是現存婆羅洲野牛族群最龐大的地方。攝影:P. Kretzschmar。

里西指出,婆羅洲野牛在婆羅洲的其他地方早已滅絕,例如馬來西亞沙勞越州和鄰近小國汶萊;至於印尼屬婆羅洲,「我們也不認為有任何懷抱希望的理由。」

但若塔賓和庫蘭巴受隔離的婆羅洲野牛族群能夠重新連結,就能替這個亞種族群的長期生存,帶來最大希望。

受益的遠不只婆羅洲野牛。里西指出,在重新復育的林地上,婆羅洲大象也試圖穿越油棕田;但油棕田很可能是大象和其他野生動物的喪命之處,因為地主往往將他們視為害獸,有時甚至對他們投毒或開槍。

婆羅洲大象常常與亞洲象的印度亞種或蘇門答臘亞種(E. m. indicusE. m. sumatranus)混為一談,但有些研究人員認為需將其視為另一種不同的亞種(E. m. borneensis)。

里西表示,這個計畫也會幫助到瀕臨滅絕的黃臉鸛 、毛鼻水獺(Hairy-nosed Otter,學名:Lutra sumatrana)、獺靈貓(Otter-civet,學名:Cynogale bennettii),以及嚴重瀕臨滅絕的盔犀鳥(Helmeted Hornbill,學名:Rhinoplax vigil)。

在塔賓和庫蘭巴之間的草原生態地區。

里西表示,連結並保護這樣的大型自然地景,是未來拯救野生動植物的唯一途徑,並將沙巴州的零星森林比喻為「沉沒中的救援船」。

他說:「目前這些森林孤島的居民或多或少得救了,但如果被長期孤立,森林終究……會失去生物多樣性。」他補充,若孤島能擴展、相互連結,生命就能蓬勃發展,並在更美好的將來重返榮光。

將單一物種林地恢復為真正的森林

造林並不僅僅是種幾棵樹的問題,RFF更試圖將該地區轉變回一座增強的熱帶森林。

里西表示:「生物多樣性才是最重要的,但這件事卻和許多僅專注於一個或幾個物種的植樹計畫完全相反。物種組成應有不同樹種,並能對應到我們希望修復的生態系功能。」

收集來的龍腦香料種子,有可能在該地重新種植。圖片由RFF提供。

目前,團隊正在種植大約30種不同的本地樹種,其中許多是從周圍雨林中收集而來的種子。

龍腦香科是一群需要額外照料的重要樹種。里西認為,龍腦香科的樹種約佔復育中低地森林樹冠層的80%。與其他熱帶樹種不同的是,龍腦香科物種藉由風力播種,里西表示,這代表龍腦香科需要數十年,才能自然地重返復育林地。此外,如果不多加注意,較早出現且更適應環境的先驅植物會很快佔領復育林地。里西表示,為了確保龍腦香科能成功地復育,至少需要細心維護五年。

他說:「我們將定期移除匍匐的藤蔓及其他植物,並減少任何生長的樹木及周圍其他的競爭性植被,以促進龍腦香科自然復育的成長。」

在未來幾年內,該團隊還計劃在現地上保留許多油棕,為無花果新株提供遮蔭和攀爬用的支柱。就本質上而言,殘存的油棕樹莊園有助於新森林的生長。

當地工人正在搬運復育用的植物。 圖片由RFF提供。

里西表示,「當然,你永遠不可能在幾年內,就復育千年老樹群,或複製貼上原始森林的多樣性;但至少我們能為瀕臨滅絕的動植物,建立一個功能完善的野生動物廊道和棲息地」

儘管短期看不見成效,該計畫還是希望為受威脅的物種建立特定的地點;這些地點原來不一定會出現在一片相似的生態系,例如多種果樹、草生地與小型水域。

里西說:「復育後的林地最終若和一樣大小的天然林相比,將替野生動植物帶來更多效益與價值。」

未來的藍圖

從今年開始的種植計畫,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計畫必須發展大約10年,直到我們能擁有必要的網絡、聲譽、機構支持、專業知識、資金和收購關鍵土地的能力,才能開始將油棕田轉換回森林,以強化棲息地的連結性。這個計畫就像一棵樹 ,不能期待一顆剛播的種子在明年開花結果。現在看來,我們已經在正確的時間,正確的位置種植了正確的樹。」里西說。 

在森林裡採集野生植物。 圖片由RFF提供。

里西希望,這個計畫不僅能連接兩個大型保留區,更能發揮進一步的效用,也就是在民眾心中播下希望的種子。

他表示:「我們希望這個示範計畫在未來成為大規模油棕用地復育的藍圖,能激勵、促進並加快許多重要地區的復育工作,以保護生物多樣性和氣候變遷。」

RFF正規畫要展開另一項研究計畫,藉由比較不同的復育方法,找到將油棕田重新復育為森林的最佳方案。

里西說:「這項研究帶來的專業技術,能促進整個沙巴州及其他地區的油棕田復育。」

目前,油棕田在沙巴州佔地超過150萬公頃,約等於馬來西亞總面積20%。而沙巴州的目標是在2025年時保護30%的土地。其中,如果是特別為了確保野生動物廊道而採取的措施,就可能包含了其他油棕田。

在談到未來的復育森林的計畫潛力時,里西表示:「除了資金以外,我們沒有任何限制。」

一隻在棲息地內已瀕臨絕種的婆羅洲猩猩。圖片由RFF提供。

 文章出處:https://e-info.org.tw/node/229968

臺中市政府低碳城市推動辦公室

臺中市西屯區臺灣大道三段99號臺中市政府惠中樓九樓 | 服務電話:0422289111#10963 | 服務信箱 | 網站總瀏覽人次: 759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