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正式退出巴黎氣候協定

發表日期:2020年11月3日

作者:Rebecca Hersher;初稿編修、翻譯:余孟栴;校稿、總編輯:鍾宜珈

引用來源:https://www.npr.org/2020/11/03/930312701/u-s-officially-leaving-paris-climate-agreement

 

圖說為:猶他州的亨特發電廠透過燃燒煤炭發電,煤炭燃燒並將大量的碳釋放到大氣中。猶他州的工廠預計將會運轉直到2042年。

 

無論美國總統大選是誰拔得頭籌,美國都於2020年11月4日正式退出了《巴黎協定》。在簽署此協定中進200個國家中,美國是其中唯一一個有兌現其對溫室氣體排放承諾的國家。

前任美國總統川普最初宣布他在2017年時便有意退出此具有里程意義的協定,並於2019年正式通知聯合國此決議,而為期一年的強制等待期正好於11月4日結束,此一巧合正凸顯了美國前總統川普執政團隊致力於解決氣候變遷衍生之危害所做的努力。

美國自1800年代中期以來的工業時代,其向大氣中所排放的二氧化碳累積量便已超越了其他國家。美國目前的排放量雖正在下降,但其下降速度緩慢,因而無法避免暖化所帶來的影響,而造成此狀態的部分原因則是因為川普前總統取消了發電廠、汽車、卡車及化石燃料運營的碳污染限制,在他所任職的頭兩年,美國的碳排放量便呈現微量上升的狀態,而2020年發生的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到了美國經濟,形成了碳排放量短暫下跌的狀態。

科學倡導組織「科學家憂思聯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 UCS)」氣候與能源計畫政策總監瑞秋.克萊塔斯(Rachel Cleetus)表示:「聯邦一級缺乏實際行動是一個嚴重的問題」,颶風、熱浪和野火等氣候災害所帶來的代價正在上升。而根據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 NOAA)所統計之數據表示,在2020年中,已有16起因為氣候變遷所造成的災害,且造成的損失至少達到10億美元(約為新台幣280萬元)。

克萊塔斯表示:「氣候變遷不僅僅是環境的問題,其同時會威脅到我們的經濟、我們未來的繁榮與後代子孫的福祉。」

但美國對《巴黎協定》的介入尚未完全結束,美國可選擇回歸,民主黨湯時的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在選前承諾,若他贏得選舉,則會在當選第一天便重新加入協定,若拜登真的執行了這項承諾,美國便可於2021年2月中旬正式回歸《巴黎協定》之效力。

若發生此狀況,則美國將會有許多基礎建設需要實施。根據分析師表示,依照《巴黎協定》的展望,美國承諾於2025年減少相較於2005年水平的25%之排放量,但該國僅有可能實現約17%的減排量,與此同時,中國、日本及歐盟皆做出了長期承諾,期許在未來幾十年內實現淨零排放的目標。

許多美國的城市、州以及公司也宣示,將在未來幾年內大幅減少其二氧化碳和其他溫室氣體的排放量,根據氣候追蹤組織《美國的誓言(America's Pledge)》統計,已有12個州和至少165個城市預計將百分之百的使用從可再生能源中取得的電力。

儘管適應氣候變遷的成本很高,但也有證據表明,氣候變遷對經濟成長是有利的。根據世界資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的智囊團研究分析,在2005年至2017年間,有41個州在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同時也增加了其國內生產總值(CDP),與化石燃料(fossil fuels)的投資相比,可再生能源(clean energy)所帶來的就業機會更多。

許多公司也於今年做出承諾,以解決氣候變遷最根本的原因,而這些承諾包含了透過減少或消除燃燒化石燃料的電力和運輸、或透過保護能吸收二氧化碳的森林,來減少在整個供應鏈中的碳排放量,但目前尚不清楚這些公司將會如何實現其所作出的承諾。而《巴黎協定》是美國許多公司承諾的核心,其中也包括了美國著名的公司「亞馬遜(Amazon)」以及「嘉吉(Cargill)」,許多美國商會中偏右派的商業集團皆反對當時川普總統退出該協議的決定。

Sabrina Fang,一位媒體相關業者的高級主管曾寫了一封電子郵件給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ational Public Radio, NPR)並提到:「我們相信美國應該成為《巴黎協定》的一部分,政府與企業之間應加強合作,對於氣候變遷所需面對的挑戰,建立最佳的對應模式是非常重要的。」

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的同時也意味著美國將停止向全球基金的捐款,停止幫助那些需要承受著較高氣候變遷影響,卻相較於弱小或貧窮的國家。美國最初承諾提供30億美元(約為新台幣800億元),用以幫助這些國家從化石燃料轉型並適應逐漸升溫的地球,這是在全球任何國家中所提供出最高的金額,但考慮到其累積的碳排放量,仍遠低於美國的應負擔的份額。川普執政團隊撤回了捐款款項中三分之二的金額,在2019年的一場會議上,包含英國、法國及德國在內的13個國家將其原本的捐款額又增加了一倍,而美國則拒絕在此基金上追加任何金額。對於那些在因為海平面上升和在熱浪中掙扎的國家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資金缺口,且這些國家同時也缺乏資金,來使其人民擺脫危害或升級用來燃燒化石燃料的發電廠。

小島嶼國家聯盟(Alliance of Small Island States, AOSIS)首席氣候談判代表卡洛斯.富勒(Carlos Fuller),在國際氣候談判中代表了44個島嶼和低窪沿岸國家,表示:「美國是第一筆資金的主要保證人,而當這些資金無法交付時,這無疑對我們產生了影響。」例如,美國原本預計將幫助並資助加勒比海的一項重大氣候項目,此項目將安裝氣象站、並繪製海底地形圖,以便更好的預測風暴潮,並幫助加勒比海國家利用該數據來增強加勒比海對於氣候變遷的應變及適應能力,但美國前總統川普卻削減了此資金。富勒也表示,現在該項目正在等待其他國家的捐助,若美國退出《巴黎協定》,將會對低窪和貧窮國家造成嚴重的後果,在接下來的十幾年,對於保護弱勢群體是非常重要的,而由於美國是目前第二大溫室氣體排放國,「我們確實需要美國的加入」。

臺中市政府低碳城市推動辦公室

臺中市西屯區臺灣大道三段99號臺中市政府惠中樓九樓 | 服務電話:0422289111#10963 | 服務信箱 | 網站總瀏覽人次: 697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