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收入地區的城市熱浪變得更加嚴重

低收入地區的城市熱浪變得更加嚴重

發表日期:2020-09-16

 

作者:Nives Dolsak & Aseem Prakash;初稿編修、翻譯:李淑媚;校稿、總編輯:鍾宜珈

引用來源:

https://www.forbes.com/sites/prakashdolsak/2020/08/14/urban-heatwaves-are-worse-for-low-income-neighborhoods/

 

『參考要點』:氣候變遷導致熱浪災害頻傳,而受害最深的,往往是碳足跡極小的弱勢族群,不論是戶外或室內,因應熱浪所需的成本費用將剝削著食品、醫療等必要性的支出。因此,面對氣候正義的公平性,需仰賴政府的協助及引導。

 

    今年夏天,美國的紐約休斯頓鳳凰城邁阿密、英國的倫敦、 希臘的雅典、伊拉克的巴格達和阿拉伯半島的卡達等城市,均創下歷史新高的氣溫。2020年8月13日,針對美國中南部和西南部的亞利桑那〈Arizona〉,以及美國東南部的加利福尼亞州〈California〉都發布了氣溫過熱的警告

    由於氣候變遷,導致熱浪的嚴重性和頻率增加,也造成海平面上升、暴雨、洪水等。這些事件往往會帶給某些地區的族群更大的傷害。諷刺的是,受害最深的往往是貧困人口,而他們的碳足跡卻很小。因此,解決氣候變遷的不均衡影響,是氣候正義提倡者的核心議題之一,如: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喬‧拜登(Joe Biden)和聯邦參議員參議員卡馬拉‧哈里斯(Senator Kamala Harris)。

 

為何要關心城市熱浪?

    根據美國環境保護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EPA)的數據調查顯示,城市熱浪致死的人數,比其他天氣相關的事件都還要多。當局政府也經常發布建議,請居民留在室內,並大量地攝取水份。

    由於許多城市地區往往比附近的農村地區更加炎熱,有時甚至相差攝氏溫度兩位數以上,因此被媒體稱之為「城市熱島(Urban Heat Island)效應」。但是媒體並未強調熱浪對城市等地區的差異影響。根據研究報告指出,少數族群和貧困人口的居住地區,通常溫度較高。最近一項針對108個市區的研究表明,以前非白人社區比白人社區要熱一些,有些甚至相差攝氏10.6°C。現今,這種不平等現象更加嚴重,因為低收入家庭無論在戶外還是家中,都擁有較少的資源和機會來適應極端高溫。

 

家庭外部的不平等調適

    樹木和綠地是抵禦熱浪的天然保護罩,而鋪路的區域則會加強熱島效應。美國環境保護署指出:「樹木和植被,透過遮蔭和蒸散作用可降低地表溫度,如:有陰影表面的最高溫度,可能比沒有遮陰處,低了攝氏11-25°C」。

    如果將一個城市的冠層覆蓋度〈Canopy Cover〉和綠地面積比喻成郵遞區號,則所有居民都可以得到相似的熱浪防護。但是,冠層覆蓋範圍會因為郵遞區號而異,非白人社區的樹木往往較少。在美國華盛頓特區,這種樹冠間隙就非常地明顯,一篇《華盛頓郵報》的文章即指出:「一條清晰的斷層線,於西北第16街,沿著城市南部的波托馬克河,將綠樹成蔭的社區與樹木較少的社區分隔開來。這條線以西的分析顯示,城市西北部較富裕,維吉尼亞州(Virginia)和蒙哥馬利縣(Montgomery)郊區的交通發達,樹木茂密,土地種植良好;而非白人社區的綠色空間則相對較小」。公有地信託基金會(The Trust for Public Land,TPL)的調查也發現,白人居住的社區公園面積,是非白人居住公園的兩倍。由於非白人社區的人口密度也較高。因此,按面積計算,非白人社區的公園擁擠程度是白人社區的五倍。

 

家庭內部的不平等調適

    為了因應熱浪,家庭可使用電風扇或空調等降溫設備,而家庭也相應地需要擁有電力和支付電力的資源。由於冷卻設備的運轉成本很高。因此,貧困家庭傾向於將大部分的收入用於能源帳單。由於打開空調可能就需要減少其他的支出,這對預算已經捉襟見肘的家庭來說,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像是:經歷熱浪,可能就代表要減少食品或醫療保健的支出。

    在家庭無法使用空調,或是沒有資源可使用的情況下,熱浪可能會致命。正如紀錄片《烹飪:生存》(Cooked:Survival by Zipcode)所述,僅在芝加哥地區,1995年的熱浪就使739人喪命,其中大多數是老年人、貧困者或少數民族。

    為了逼免極端高溫的災難事件,城市現在開放許多設有空調的建築物,如:公共圖書館,以供個人避難。但是,這仍需要個人有交通工具,才能到達這些指定區域。而且,若像此刻,正值新冠肺炎期間,通常是禁止在封閉場所聚會,因此這種庇護所的策略可能行不通。 

 

如何增加對氣候不平等的關注

    為何在氣候調適這項關鍵議題上,總是會忽視弱勢群體呢?原因之一可能是媒體和決策者傾向於將重點放在城市或縣級的「平均統計數據」上,如:平均溫度、平均樹木覆蓋率等。但是,在高度不平等的社會中,平均數提供的圖像不是很完整,甚至可能會引起誤解。例如: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Gila Bend in Phoenix, AZ)的城鎮-希拉本德(Gila Bend)受到高溫警告,該地區的家庭收入約為3萬1,000美元〈約台幣90萬7,293元〉,其他地區,如:亞利桑那州的斯科茨代爾(Scottsdale, AZ)以北的維羅海灘〈Carefree Ranch〉,溫度為攝氏12°C。該地區的家庭收入約為11萬9,498美元〈約台幣349萬7,408元〉。因此,縣級重點發展,可能掩蓋了不同社區的熱浪嚴重性(其與家庭收入、種族是有關連性的)。

    為了獲取脆弱地區的經驗,媒體和地方政府官員可以報告低收入地區的溫度。同樣地,房地產經紀人也應提供關於溫度和熱度的訊息,如:2019年,希拉本德地區,經歷109天溫度高於攝氏37.8 °C的日子 ,其中38天經歷過溫度高於攝氏43.3 °C;相比之下,維羅海灘〈Carefree Ranch〉區域的高溫天數,分別為42天和0天。諸如此類的訊息,應同時提供給買房者與租客。

    此外,亦可採用相同的方法,來報告鄰近區域或在郵遞區號範圍中的冠層覆蓋度和綠地面積,如:以冠層覆蓋度而言,紐約名列美國十大城市之列。但是,正如紐約酷涼鄰里計畫〈Cool Neighborhood NYC〉報告所指出的,各社區之間,存在著巨大的差異。總體而言,氣候正義是氣候調適的重要面向。隨著世界的城市化程度提高,熱浪、冠層覆蓋度和綠色種植面積之類的議題,將需要縣市政府的關注和領導。

臺中市政府低碳城市推動辦公室

臺中市西屯區臺灣大道三段99號臺中市政府惠中樓九樓 | 服務電話:0422289111#10963 | 服務信箱 | 網站總瀏覽人次: 570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