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報告指出:TCFD督促各公司揭露數據資料

作者:GAVIN HINKS;初稿編修:吳次雄;校稿:余孟栴;總編輯:鍾宜珈

引用來源:

https://boardagenda.com/2019/06/24/climate-reporting-tfcd-urges-companies-disclose-data/

 

『參考要點』:氣候變遷已成為我們生活中的一大風險,為了協助企業因應氣候變遷,國際金融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 FSB)發布的《氣候相關財務揭露建議書》(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 TCFD)帶給企業一套更為完善的揭露模式,以鑑別氣候變遷風險和機會,並與財務的相關影響作連結,然而,如何真正落實TCFD,是各領導者需要努力的方向。

 

    最近,前英國財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和即將卸任的英格蘭銀行總裁馬克.卡尼(Mark Carney)的演講,以及綠色和平組織的抗議活動,都成功地將大眾的注意力聚焦於「氣候報告(Climate Reporting)」這件事情。「氣候相關財務訊息揭露(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 TCFD)」工作小組的報告也指出,關於氣候議題,其實還有許多工作待完成。

2019年6月,綠色和平組織的氣候緊急抗議者,打亂了前英國財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在英國倫敦市長官邸的年度演講,在鼓舞人心地談論金融世界的偉大與美好之時,他也和參加抗議集會的人們說明英國政府也正在立法制定於2050年前,實現零溫室氣體排放的目標。

英格蘭銀行的執行長馬克·卡尼(Mark Carney)在活動中介紹了「氣候相關金融訊息揭露工作組(TCFD)」的工作,並致力於說服全球上市公司,公開發表他們對於氣候緊急事件的風險。他贊同TCFD的結論,即公司必須盡快表明氣候緊急情況會如何影響他們。執行長馬克.卡尼說道:「這些發表必須變得全面,風險管理必須被轉變,而永續投資必須成為主流。」

TCFD是G20金融穩定委員會的其中一個計畫項目,由邁克爾.彭博(Michael Bloomberg)主持。TCFD在2017年時發布了一項指標,要求全球上市公司必須公開他們的氣候相關風險。從那時起,這項建議便一直在各公司的會計和永續部門發酵,這項指標從來都不是強制性的,但從G20、政治家、監察委員和非政府組織而來的壓力,仍持續且穩定地增加。近期的進度報告也讚賞了時至今日的成果,同時也呼籲上市公司需要加快他們的腳步。調查報告亦顯示:「若需要實現《巴黎協定》所制定的目標,則需要進行緊急且空前絕後的改革,否則專案小組擔心,目前沒有足夠的公司能夠公開關於氣候風險和機會的相關訊息」。

 

與氣候有關的風險

TCFD希望能看到,更多關於氣候相關風險和機會的數據能被提供出來。倘若沒有足夠的訊息,則金融市場將會缺乏「氣候影響公司財務的資訊」。TCFD的特別顧問Mary Shapiro表示:「這項公開指標,會鼓勵這些公司開發那些對環境足夠友善的方法,那些肯與自己的投資者談論氣候適應力的公司,將會更具競爭優勢」。

儘管有業務上的緊迫性,TCFD還是能夠繼續地為氣候揭露,提供明確的環境背景,就如同TCFD所述,聯合國特別科學機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表示:「要將全球暖化控制在1.5℃、達到工業化之前的要求,而且要快速地在能源、土地、市區及基礎設施(包含運輸和建築及工業系統)進行轉型。

聯合國環境規劃署於《2018年排放差距報告》也提出警告,溫室氣體目前的產量趨勢,在2030年將會達到最高點。此數據令人深思,TCFD專案小組並非唯一一個追求氣候公開的機構,歐盟委員會也強調採取行動的急迫性。2019年6月發布的一份《非財務報告指南》報告指出,將資金用於永續投資,是鼓勵綠色投資的關鍵。而近年來,各公司在氣候相關的訊息公開上已有所改善。然而,現實仍存在很大的差距,需要迫切地改善公開的數量、品質以及可比較性,才得以滿足投資者及利益相關者的需求。

TCFD的審查也發現,儘管氣候相關的資訊增加了,但只有46%的公司是完全按照TCFD的指標進行報告,另有45%的公司,只有實施「部分」的TCFD報告,而且幾乎十分之一的公司是完全沒有實施任何TCFD的建議。如同這些數據所示,公司使用了多少TCFD的準則,也存在著問題,目前只有25%的公司發布的訊息,有涉及到專案小組11項建議中的5項以上,而僅有4%的公司,符合了10項以上的準則。

 

氣候報告的延遲

對於使用「情景分析(Scenario Analysis)」作為TCFD報告的公司數量,也引起關注。確實,幾乎有半數的公司在準備報告時,是很難在不透漏任何商業敏感訊息的情況下,進行情景分析。在大多數的報告上,歐洲國家的公司,優於全球各地的其他公司,而北美的公司則緊追其後。

擱置氣候報告的原因有很多,主要原因包括了:訊息是使用其他報告架構發布的、投資者未要求提供訊息、氣候不被視為策略議題、同業沒有透露氣候訊息。普華永道諮詢公司(Price Waterhouse Coopers Consulting)的合夥人喬恩·威廉姆斯(Jon Williams)說道:「有些行業比起其他行業,更能為情景分析做好準備,銀行就是一個類似的過程,而保險公司也應該覺得這個過程,相對容易接受與感到較舒適,能源公司這幾十年來,也一直在進行情景分析,然而其他的行業,如:零售業則認為此分析是全新的挑戰,也會感到較為困難,也有一些公司的國內法律制度是有問題的,這些公司可能會因為擔心發布會引起法律責任而退縮,有些董事會可能也還沒有面臨到投資者加入董事會的壓力,但他們應該去董事會,並表示他們應該根據TCFD進行揭露」。

 

其他架構

    對於報告永續主題的公司而言,多樣化的報告架構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特許公認會計師公會(Association of Chartered Certified Accountants, ACCA)」專業洞察小組成員陳妍蓓(Yen-Pei Chen)表示,許多公司可能認為,在其他的報告架構下進行的揭露,可能與TCFD的方法發生衝突。陳妍蓓進一步表示:「TCFD報告是關注氣候對收入、營運成本和利潤的影響,其他計畫,如:全球報告倡議組織(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和歐盟的「非財務資訊報告指令」(Non-Financial Reporting Directive)以外部為重點,關注利益相關者(如:當地社區、員工和供應商)的影響。這意味著,需要付出很多額外的努力,這也使此項工作量加倍。也有聽到其他公司說他們不得不創建兩個不同的報告,以符合TCFD」。

專業洞察小組成員陳妍蓓(Yen-Pei Chen)也遇過在情景分析需求方面苦苦掙扎的公司,但其同意普華永道諮詢公司合夥人喬恩·威廉姆斯(Jon Williams)的觀點,即不阻止任何組織處理TCFD報告的某些內容,威廉姆斯(Williams)建議董事會繼續進行敘述性的描述,在該描述中,公司應報告其氣候治理的規劃與安排,然後繼續對氣候的影響,進行量化分析。

在G20的支持下,TCFD報告並不會消失,而且氣候緊急情況也不會消失,各公司將持續面臨匯報與氣候相關風險的壓力,其實這對投資者、公司策略和地球,都是有益處的。

臺中市政府低碳城市推動辦公室

臺中市西屯區臺灣大道三段99號臺中市政府惠中樓九樓 | 服務電話:0422289111#10963 | 服務信箱 | 網站總瀏覽人次: 570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