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燃料產業讚揚氣候聯盟措施支持碳捕集與封存技術

作者:UN NEWS;翻譯:鍾宜珈

引用來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20/may/20/fossil-fuel-industry-applauds-coalition-climate-measures-that-support-carbon-capture-and-storage

 

『參考要點』:澳洲的莫里森政府(The Morrison Government)正在將減少排放的資金用於製造污染的企業。化石燃料工業團體和各公司對莫里森政府提出的新氣候變遷措施表示讚同,其中也包括了對碳捕集與封存(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 CCS)發展的支持,但也有持反對意見者認為其無法實現規模化,且澳洲政府並未解決總體氣候政策的問題。

 

澳洲政府當局已同意由前天然氣產業執行長和商業委員會主席格蘭特·金(Grant King)為首的專家小組,審查26項氣候變遷建議中的21項,並要求提出「低成本且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新方法」,該建議包括向大型產業公司付款,使排放量保持在限定的數值以下,以及允許政府的主要氣候政策-25億美元的「減排資金(Emissions Reduction Fund, ERF)」,用以支持碳捕集與封存計畫。

 

圖說為跨國能源公司雪佛龍(Chevron)在澳洲西部開發的Gorgon液化天然氣(Liquefied Natural Gas, LNG),而目前莫里森政府已同意其減少排放,也包括對碳捕集與封存計畫的支持。

 

能源和減排部長安格斯·泰勒(Angus Taylor)表示,政府原則上同意向兩家公有的清潔能源機構-澳洲再生能源署(Australian Renewable Energy Agency, ARENA)和清潔能源金融公司(Clean Energy Finance Corporation)授予「技術中立的職權(Technology Neutral Remit)」,此舉也被解釋為:「在不涉及可再生能源的計畫範疇下,提供更多的資金挹注」。

政府的回應受到了天然氣和煤炭部門的歡迎,該計畫亦得到了相關產業團體的支持,但卻受到了環保主義者(Environmentalists)的批評,環保主義者表示,政府將減排資金用於創造污染的企業,但是並未解決澳洲缺乏總體氣候政策(Overarching Climate Policy)的問題。

碳捕集與封存技術,包含了捕獲「工業排放的二氧化碳(Industrial Carbon Dioxide),並將挹注至地底下,這一直是澳洲的公共政策中,十分具有爭議的領域,雖然當局政府已承諾投資了數十億美元的公共資金,但效果微乎其微。跨國能源公司雪佛龍(Chevron)在皮爾巴拉礦業公司(Pilbara)的Gorgon液化天然氣開發計畫,是澳洲的第一個重大計畫,經過多年的延宕,該計畫於去年開始營運。支持者們說,碳捕集與封存可以在「減少工業場所的排放」中發揮作用,國際能源署和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都已承認其可發揮作用;反對者們則表示,在過去20年中,其於便宜的清潔技術中獲取了資金,但卻未能實現規模化。

該計畫將碳捕集與封存納入減排基金之前,石油與天然氣產業巨頭桑托斯公司(Santos)表示,如果要與南澳的必和必拓集團(BHP)共同投資碳捕集與封存聯合計畫,則獲取碳信用額或類似的收入來源是至關重要的。而位於偏遠的、南非東北部地區的Moomba 碳捕集與封存計畫,則是承諾在天然氣的處理過程中,每年會捕獲到170萬噸的二氧化碳。

桑托斯公司(Santos)的執行長凱文·加拉格爾(Kevin Gallagher)讚揚政府支持「明智的創造就業機會建議,打破繁文縟節」,以加快對「實際」減排機會的投資。執行長凱文·加拉格爾(Kevin Gallagher)也說道:「正如同過去的20年以來,透過公共政策和資金加速了對可再生能源部署的私人投資一樣,我們現在也需要集中精力,以類似方式加快碳捕集與封存的發展」。代表石油和天然氣公司的澳大利亞石油生產和勘探協會會長安德魯·麥康維爾(Andrew McConville)表示,該評估建議了因應氣候變遷的明智措施,他也說道:「重要的是,該報告強調了石油和天然氣產業在減少排放中,可以發揮的關鍵作用」。

澳洲礦物委員會(Minerals Council of Australia)負責人塔尼亞·康斯特布爾(Tania Constable)表示,此舉也為減少排放量提供了「一條清晰的道路」,同時保持了該國的採礦和礦物加工的「核心產業競爭力」。研究低排放技術的組織-Coal21透過資金的使用進行親煤廣告活動(Pro-Coal Advertising),Coal21組織表示,支持碳捕集與封存是「環境和工業的勝利(Win for the Environment and Industry)」。

澳洲前天然氣產業執行長和商業委員會主席格蘭特·金(Grant King)的建議也提及:須改變「保障機制(Safeguard Mechanism)」(該政策曾經承諾要抑制工業排放量,但實際上卻造成顯著地排放量增加),使排放低於基準線的公司可以出售碳信用額度。能源和減排部長安格斯·泰勒(Angus Taylor)在澳洲廣播電台(ABC radio)的廣播中表示,該提議並非為自願性的碳交易形式,並提及此交易過去早已進行,實在沒有新意。

澳洲研究機構的智囊團成員里奇·梅爾齊安(Richie Merzian)表示,政府的支持使化石燃料行業獲得非常有限的資金來因應氣候變遷行動,並批評該審查缺乏程序,他表示澳洲前天然氣產業執行長和商業委員會主席格蘭特·金(Grant King)的四人專家小組是在2019年10月,委託大眾進行公開採訪,且未經大眾諮詢的情況下所成立的,該報告一直被政府擱置,直到準備發表回應才進行。里奇·梅爾齊安(Richie Merzian)說道:「澳洲人應該為此感到沮喪,因為這不僅是對化石燃料的支持,而且這些處理過程也令人震驚。我們應該注意到一個事實,那就是國家新型冠狀病毒協調委員會(National Covid-19 Coordination Commission)正在以更大的規模開展此項工作,這將影響數億納稅人的資金投資」。

澳洲環境保護基金會(Australian Conservation Foundation)的活動家蘇珊娜·哈特(Suzanne Harter)表示,減排資金是無效的,澳洲前天然氣產業執行長和商業委員會主席格蘭特·金(Grant King)的審查建議將使其削弱。活動家蘇珊娜·哈特(Suzanne Harter)說道:「事實上,澳洲並無有效的氣候政策,也沒有在2050年實現淨零排放的途徑」。然而澳洲工業集團(Australian Industry Group, AIG)表示,該審查涵蓋了一些有助於減少排放的幾個有用步驟,只是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以及2050年實現淨零排放的策略。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發現,到2030年,全球排放量必須比2010年的基準再下降45%,並且在2050年達到淨零排放,使世界有機會將全球暖化限制在1.5oC以內。

能源和減排部長安格斯·泰勒(Angus Taylor)表示,2050年實現淨零排放並非是政府的政策,是聯盟派系致力於不給家庭增加新成本的情況下所進行的減排。這些建議與即將發布的「技術投資路線圖」一致,這將使澳洲超越巴黎氣候協議設定的2030年目標。但先前的分析結果卻發現,如果不使用碳會計漏洞(Carbon Accounting Loophole),政府將無法實現2030年的目標,且會比2005年的基準再下降26-28%。

工黨的氣候變遷和能源發言人馬克·巴特勒(Mark Butler)表示,反對黨需要時間來考慮因應之道,但批評的聯盟派系自2014年以來,卻未能有削減排放量的政策;綠黨領袖亞當·班德(Adam Bandt)指責政府進行「漂綠(Greenwashing)」,他提及:「泰勒部長對碳捕集與封存的吹捧,他們多年來一直積極地追求、不斷地提倡失敗的化石燃料產業」。

臺中市政府低碳城市推動辦公室

臺中市西屯區臺灣大道三段99號臺中市政府惠中樓九樓 | 服務電話:0422289111#10963 | 服務信箱 | 網站總瀏覽人次: 572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