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抵換系列五:我們難道不能抵消氣候變遷的影響嗎?

作者:Umair Irfan;翻譯:鍾宜珈

引用來源:

https://www.vox.com/2020/2/27/20994118/carbon-offset-climate-change-net-zero-neutral-emissions

 

『參考要點』:對於碳抵換(Carbon Offset)能否有效地減緩氣候變遷的影響仍存在許多爭論與懷疑,但不可否認的是,富裕國家確實有義務幫助貧困國家進行脫碳,除了「碳抵換」的方法之外,專家認為或許可思考「氣候融資(Climate Finance)」以作為因應之道。

 

在氣候行動的層級中,排名第一同時也是最有效率的選擇,不外乎都是「減少排放(Reduce Emissions)」。換句話說,與其為您的航班購買抵換,不如看看您是否可以完全地避免該航班的飛行。因此,一些環保主義者(Environmentalists)和激進主義者(Activists)批評抵換購買(Offset Purchases)只是一種「漂綠(Greenwashing)」的過程,尤其是像英國石油(British Petroleum, BP)這樣的化石燃料公司,即承諾到2050年,要實現淨零排放(Net-Zero Emissions)。

英國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 UK)石油顧問Charlie Kronick說道:「他們如何達到淨零?會透過抵換嗎?他們什麼時候才能停止浪費數十億美元(約為台幣298億元)開挖新的、但我們無法燃燒的石油和天然氣?他們幾乎沒有提到投資可再生能源的規模和時間規劃是什麼?當我們在對抗及保護氣候、勝負未定之時,他們在這十年之中,又將有何作為?」

為了抑制氣候變遷,須要設定目標為「盡快地減少排放」。雖然抵換可以購買到時間,但是當世界須要立即採取行動時,抵換也可能導致延誤。這顯示了另一個違反事實的現象:「如果您無法只購買抵換時,該怎麼辦?」

對於某些人民、國家和企業而言,不購買抵換,將迫使他們考慮到自己的排放,並採取更積極的行動來減少排放量。而選擇購買抵換,也可能產生道德風險(Moral Hazard),使污染者繼續放棄排放溫室氣體,這也剝奪了控制氣候變遷所需要的寶貴時間。

許多激進主義者亦認為,抵換措施將因應氣候變遷的重擔,從富人轉移到了窮人身上。這就是為什麼英國音樂團體-強烈衝擊樂團(Massive Attack)會對此抱持懷疑態度,該樂團數十年來一直為音樂會和巡迴演出購買抵換。強烈衝擊樂團的創辦人羅伯特·德爾·娜雅(Robert Del Naja)在英國的《衛報》(The Guardian)中寫道:「首先,抵換的概念會產生一種幻覺,即較富裕的人們所享有的高碳活動(High-Carbon Activities)可以透過行動把這個重擔和犧牲轉移給其他人來繼續進行,而這些人通常都是南半球較貧窮的國家。最終,碳抵換是將排放量從一個地方轉移到另一個地方,而非『減少』排放。」

同時,抵換也可能會促使已發展的經濟體,繼續地擴大其農場與工廠,同時限制世界其他地區的這些活動。雖然當地人民可能會因為提供抵換而獲得報酬,但購買抵換的國家仍可在某些層面上,獲得最大的利益,例如:美國的全國農民聯盟(National Farmers Union)和非營利組織-防止森林砍伐夥伴(Avoided Deforestation Partners)在2010年發表的一份報告,該標題為:「這裡的農場,那裡的森林(Farms Here, Forests There)」,該報告發現到,使用抵換等專案計畫來終止全球森林砍伐,透過抑制這些對環境和氣候變遷的傷害,使美國的農業收入在2012年至2030年間,增加了1900億美元(約增加台幣5兆6689億元),達到2700億美元(約達到為台幣8兆558億元)。

歷史上,世界上最繁榮的國家往往排放的溫室氣體最多,因此對氣候變遷具有最大的責任;但是,那些擁有較少資源的國家最脆弱,但也最依賴化石燃料。抵換可能最終會傳播更多氣候變遷的不公正現象(Injustices of Climate Change),而非解決氣候變遷的問題。

蘇黎世(Zurich)研究排放交易(Emissions Trading)的政策分析師安雅·科爾姆斯(Anja Kollmuss)說道:「富裕國家有義務幫助貧困國家脫碳,但是我認為這不應該來自碳抵換,而是應該來自氣候融資(Climate Finance)」。

私營公司也對抵換購買抱持懷疑態度。亞馬遜(Amazon)的員工表示,他們不僅希望公司實現淨零排放(Net-Zero Emissions),而且希望將總排放量降至為零(Total Emissions to Zero)。

以上所述的這些並不表示碳抵換在因應氣候變遷方面沒有任何價值,只能說最大的利益來源可能並非自抵換本身。加利福尼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經濟學教授詹姆斯·布什內爾(James Bushnell)說道:「地方碳政策的重點應該是促進全球減少碳排放的動力,在我看來,這代表著如果抵換世界的界線存在一些噪音和疏漏,或是有其他不積極推動氣候政策的地方,就值得冒險去推動一些清潔趨勢的發展(Clean Development)。這並不是說為了保護自然生態系統,或是提供資金給部署清潔能源的專案計畫是不好的,只是這樣做並無法免除買方對氣候變遷的貢獻。在其他所有條件都相同的情況下,購買抵換總比什麼都不做還要好,但是如果您的目標是保護氣候,則抵換可能不是花費金錢的最佳途徑。用影響氣候的比喻來說,碳抵換並非是我們購買就能通往天堂的道路,但碳抵換可能會使我們通往到地獄的速度減緩。

臺中市政府低碳城市推動辦公室

臺中市西屯區臺灣大道三段99號臺中市政府惠中樓九樓 | 服務電話:0422289111#10963 | 服務信箱 | 網站總瀏覽人次: 536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