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抵換系列二:何謂碳抵換?

作者:Umair Irfan;翻譯:鍾宜珈

引用來源:https://www.vox.com/2020/2/27/20994118/carbon-offset-climate-change-net-zero-neutral-emissions

 

『參考要點』:碳抵換(Carbon Offset)是一種透過減碳計畫所產生的減碳額度,用來抵消服務或活動過程中,無法避免的碳排放量或碳足跡,使碳排放量降低或達到零碳排放,即碳中和的目標。

 

碳抵換的核心是一種會計機制,亦為一種平衡污染規模的方法。過去抵換方案已成功地應用於解決其他環境相關問題,像是:造成酸雨的氮氧化物(Nitrogen Oxide)空氣污染。但是要減少地方性的空氣污染,您需要在污染源附近進行抵換,像是:在燃煤電廠附近來進行,否則抵換並無助於空氣品質的改善。

蘇黎世(Zurich)研究排放交易(Emissions Trading)的政策分析師安雅·科爾姆斯說:「由於氣候變遷是全球性問題,和您在何地減少排放並沒有什麼關係,您可以在任何想要的地方減少排放,倘若您的資金有限,那麼可以在最便宜、最容易做到的地方減少排放,也是行得通的」。

全球行動的潛力是一個重要的原因,碳抵換亦是因應氣候變遷的寶貴工具。碳抵換的規模從個人可以購買的幾噸,乃至各國政府為了實現自己的氣候目標而購買的千兆噸皆有,相較於其他的空氣污染物,二氧化碳排放量確實較大,因此抵換的需求和機會也更大,例如:一家鋼廠希望減少排放量,這是一個明智的想法,因為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中,就有5%是來自生產鋼鐵所造成的。

但是,與其花好幾年等待鋼廠所有的資金和基礎設施到位,才安裝新的零碳排硬體或技術,還不如透過「購買碳抵換」的方式來開始減少排放,例如:可以透過經紀人購買信貸的方式,進而將資金用於那些復育印度尼西亞(Indonesia)沿海紅樹林(Mangrove)的人們,一英畝的紅樹林可以儲存的碳是一英畝雨林(Rainforest)的五到十倍,而復育這些地區的遼闊土地比升級工業設施更加便宜。鋼廠會測量溫室氣體足跡及購買碳抵換或碳信用,而透過紅樹林保護計畫可捕捉或減少等量的二氧化碳。

抵換通常是以離散的單位作包裝,並以每公噸所減少的二氧化碳價格作出售。在國際上也有相似地運作,一些較富裕的國家在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方面的收益日益減少,例如:挪威已經從可再生能源-水力發電中獲取了98%的電力;但隨著需求的成長,航空旅遊等部門的脫碳變得日益困難、價格昂貴且耗時。為了實現2050年淨零排放的目標,挪威目前正在清理及抵換其餘經濟產業的重碳部門。聯合國清潔發展機制(United Nations’ 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 CDM)已向巴西和南非等國家付款,以幫助工廠轉變成為更清潔的燃料並銷毀強大的吸熱氣體(Heat-Trapping Gases)。這些國家透過共同努力會比在各自解決排放問題,減少更多的排放量,為了金錢考量,也會大幅地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而對於目前沒有其他更清潔的替代方法(如:航空旅行的排放)而言,「抵換」可能是降低其對環境影響的唯一方法。

捷藍航空(JetBlue)在2020年1月宣布其目標為:「2020年7月將在所有國內航班上實現碳中和」。 捷藍航空永續及環境社會治理負責人索菲亞·門德爾松(Sophia Mendelsohn)表示:「我們正致力於透過碳抵消和永續航空燃料來完成我們可以做到的事情,並彌補我們無法做到的事情」。

大型的新抵換計畫也正在籌畫中。2021年,一項被稱之為「CORSIA」的國際航空抵換計畫即將展開,預計於14年內生產400億美元(約台幣1兆1977億元)的收益,同時也將抵換26億噸的碳。

加州去年批准了熱帶森林(Tropical Forest)標準,該標準將透過支持其他國家的森林保護工作來實現氣候目標。但是為了抑制氣候變遷,人類必須將碳排放歸零,甚至也須開始從空氣中去除二氧化碳。若沒有足夠的碳匯(Carbon Sinks)來抵換人類活動所產生的每一個碳排放量,便無法補償我們所有的排放,這代表了全世界將不得不限制總體排放量。抵換可讓我們在那時以前擁有一些時間,但是抵換並非是解決全球氣候變遷所產生的艱困經濟、政治和技術工作的有效票卷。

 

圖說為印度尼西亞(Indonesia)的環保志願者每年7月26日都會慶祝國際紅樹林日(International Mangrove Day),並在受海嘯影響的地區種植紅樹林,以保護生態環境。

臺中市政府低碳城市推動辦公室

臺中市西屯區臺灣大道三段99號臺中市政府惠中樓九樓 | 服務電話:0422289111#10963 | 服務信箱 | 網站總瀏覽人次: 620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