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種同時實現氣候減緩和氣候調適的策略

作者: 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翻譯:鍾宜珈

引用來源:

https://cleantechnica.com/2020/02/23/5-strategies-that-achieve-climate-mitigation-adaptation-simultaneously/

 

『參考要點』:五種實現氣候減緩和氣候調適的策略為:保護沿海濕地、促進永續農用林業的利益、分散式能源分配、保障原住民的土地權利、改善大眾運輸。

 

氣候行動涵蓋了兩種策略:(1)致力於氣候減緩以降低或消除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排放;(2)致力於氣候調適,以調整系統和社會承受氣候變遷的影響。

這種歧異的觀點導致了一種誤解:認為解決氣候變化意味著追求氣候減緩或是氣候調適。沿海村莊、農民、小島國家,以及其他處於氣候影響最劇烈的社區,事實上,該地區的氣候調適和緩解如同硬幣般有著一體兩面,抑制氣候變化與因應氣候變化及影響的方法和技術已經存在,但「僅只是針對氣候調適和緩解進行努力,並非總是解決氣候危機的靈丹妙藥」。簡言之,政府和社區應該在「有意義的地方採取這些行動」,以下是能夠抑制氣候變化,同時幫助我們因應氣候影響的五種解決方案:

 

1. 保護沿海濕地

鹽沼、紅樹林和海草是獨特的沿海生態系統,可作為天然水的過濾系統和海洋棲息地,它們可以緩衝暴風時的潮汐和洪水來保護海岸免於遭受海平面上升的影響,並可在其根部和土壤中儲存大量的碳。

紅樹林目前擁有相當於兩年以上的全球碳排放量,如果將其摧毀,這些碳排放氣體將會釋放到大氣中,加劇氣候變化。

在2050年前,增加沿海濕地的保護區域,並恢復生態系統至全球覆蓋率的40%,將可減緩每年一千兆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維護沿海濕地的努力也必須依靠這些以生態系統為家園和謀生的當地社區,像是:斐濟(Fiji)和巴布亞新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等國家即是在社區的保護和教育方面取得成功的經驗,有效地管理這些濕地並支持周邊社區的發展。

 

2.促進永續農用林業的利益

由於農業和林業引起的土地利用變化,大約佔人為溫室氣體排放量的2%,顯而易見地,當前的土地管理計畫需要改變。農用林業(Agroforestry)是將多種樹木、灌木與農作物和牲畜結合在一起。值得注意的是,在相同面積下,有樹木的牧場比起沒有樹木的牧場,可吸收多達5-10倍的碳。透過種植農作物和減少​​飼養牲畜的土地利用,可使農民的生產力提高。在這些土地上進行作物多樣化以及飼養牲畜可為農民帶來更多的收入來源,減少氣候變化和無法預測的天氣所造成的生計風險。

若將此法的應用擴大到全球5.54億英畝,估計需投資416億美元來幫助農民從多樣化收入中,實現6990億美元的財務收益。透過在農場和牧場增加樹木的方式,可使農民有多樣化的收入,亦可讓該土地吸收更多的碳。

 

3.分散式能源分配

氣候變異性(Climate Variability)會對各國的傳輸配電基礎設施產生負面影響,同時,都市發展和人口增加也會使能源的需求和使用增加。而大型發電廠和遠距連接的基礎設施之集中式能源系統,更容易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因為系統中只要某一點中斷就會影響整個網絡。因此,分散式能源分配系統(Decentralize Systems)對氣候的影響更具備彈性調適的能力,其可透過再生能源提供動力,由於其傳輸線較短、分佈區域較小,因此在發生災難時,也能擁有分散式的能源供應,使社區不會受到其他地區的停電影響,也較容易從災難中恢復電力,例如:太陽能電板及電池相關的低碳技術,可為偏遠地區、尚未連接電網或經常斷電的醫院提供可靠、清淨的能源服務。

圖說為盧旺達(Rwanda)的農村醫療診所安裝太陽能電池板,可以更彈性地因應極端天氣所造成的影響,也能夠提供穩定的清淨能源。

 

4.保障原住民的土地權利

原住民及當地社區,管理著地球上將近50%的土地,而這些土地供應了多達25億的人口維持生計。歷代以來,這些社區的當地居民一直在這片土地適應與生存,積累了豐富的傳統知識,能夠協助他人瞭解與適應這個不斷變化的環境。此外,像是:玻利維亞(Bolivia)、巴西(Brazil)和哥倫比亞(Colombia)地區,當地原住民若擁有合法權利的土地,會比沒有固定權屬的區域,低了將近兩倍的森林砍伐率,顯示當地的原住民和當地社區團體在保護著森林,而這些森林所佔的碳量是所有地表熱帶森林的四分之一,但是這些社區居民在法律上擁有的土地卻不到五分之一。因此,捍衛原住民的權利,能夠確保他們在氣候變遷下,守護自己的土地、保護自然資源,更有效地維持生計。

 

5.改善大眾運輸

道路運輸佔了全球運輸排放量的72%,除非有更多的低碳運輸工具可以使用,否則這個百分比將持續增長。關於運輸的基礎設施容易受到風暴和極熱氣候變化的影響,極端天氣也會造成網絡中斷,嚴重地影響到低收入戶和其他脆弱城市的人口,而具彈性的低碳大眾運輸能夠解決上述挑戰。

若能將城市的公共交通運輸於2050年擴大40%,則可有效地減少行駛道路的汽車數量,避免將近6.6吉噸(Gigatons)的碳排放。透過公共交通運輸的改造和設計,可以提高安全、可靠度,以及承受氣候風險,像是:抵禦自然災害、降低海平面升高,以及抵抗極端高溫,這些改進可以影響乘客的使用率,也能更好地因應未來趨勢。

羅馬(Roma)和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等城市也不斷地改進公共運輸工具,透過:整合隔熱巴士(Heat-Proofing Buses)、綠化站和路線(Greening Stops and Routes),來改善通勤體驗,而增加公共交通也具有緩解交通擁堵、減少事故、死亡以及改善空氣品質的好處。

圖說為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市政府,不斷地改進公車和車站,以鼓勵居民選擇低碳的公共運輸工具。

 

上述這些案例只是氣候行動中,同時解決氣候減緩和氣候調適問題的一些例子,仍存在許多其他的案例,可以因應不同的單位部門、生態系統、國家和社區。氣候危機是巨大且緊急的。有鑑於解決氣候減緩和氣候調適問題的資金、資源和注意力有限,故可透過分配方式進行解決,政策制定者需要優先考慮這種多重任務導向的氣候整合工作。

臺中市政府低碳城市推動辦公室

臺中市西屯區臺灣大道三段99號臺中市政府惠中樓九樓 | 服務電話:0422289111#10963 | 服務信箱 | 網站總瀏覽人次: 620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