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平溪天燈節】20年來頭一遭 永續天燈升空 觀光與環保的不斷對話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孫文臨 新北報導

每年元宵節,新北市政府都會在十分地區舉行天燈節活動,吸引海內外成千上萬的旅客到訪山城平溪,目睹上百盞天燈同時升空的壯觀景象。

平溪是新北市設籍人口最少的一個區,只有4500多人,而平溪十分寮傳承百年的天燈文化,成為新北市最吸引人的觀光景點之一,近年來更多次登上CNN、國家地理雜誌等國際媒體,成為台灣之光。

然而,近年來全球各地陸續傳出天燈衍伸的環境危害,英國動保團體曾公開一張草鴞被天燈纏住的照片震驚各界;今年初,德國發生因天燈落到克里菲德市(Krefeld)動物園內而引發大火,導致超過30隻動物慘遭活活燒死。台灣則因天燈落入森林、河川成為垃圾,許多民眾揚言抵制拒放,不過天燈做為獨特的百年傳統,觀光發展與環境保護如何兼顧?《環境資訊中心》記者實際到平溪走一遭,見證永續天燈第一次的華麗登場,以及天燈節上觀光與環保的不斷對話。

高掛電線、逐漸腐爛的廢棄天燈紙。孫文臨攝。

這是你的天燈嗎?  擱在河床、卡在樹頭的「願望」

相傳清朝時期,先民渡海來台開墾,也把家鄉的傳統習俗帶到十分寮。當時,施放天燈主要是報平安與祈福之意,一年約僅施放十幾盞,直到1990年代,天燈開始成為招攬觀光客的商業活動,從1999年台北縣政府(現新北市)開始主辦天燈節,如今每年吸引上百萬遊客到訪平溪,飄上空中的天燈更是不計其數。

天燈的原理與熱氣球相同,藉由底部的燃燒,使天燈內的空氣受熱膨脹密度降低,而慢慢往天空飄,當底部金紙燃燒殆盡、漸漸降溫,天燈也會慢慢向下飄。落下的天燈有些會被當地居民撿走回收,有些則會落在屋頂上或人造物上,造成財物損失,落在山林、河川中,若沒被撿走,就永遠不會消失了。

今年新北市天燈節活動分兩天,共釋放2300盞天燈。孫文臨攝

 

 

今年新北市天燈節活動分兩天,共釋放2300盞天燈。孫文臨攝。

搭乘平溪線瑞芳往十分的方向,從車窗外望出去,就能看到一點一點,白的、紅的廢棄天燈紙高掛,「點綴」翠綠的山林,是十分寮地區獨有的景色。這些天燈就像是單字卡一樣,有中文、日文、英文、韓文、泰文等世界各國不同的語言,上頭寫滿人們的願望。有的願望比較幸運,被撿起回收,上了資源回收車,也有不少願望就此擱在河床、卡在樹上,風吹日曬、漸漸腐爛。

天燈降落後有些會被民眾撿走,有些則掛在樹林間。孫文臨攝

 

 

天燈降落後有些會被民眾撿走,有些則掛在樹林間。孫文臨攝

願望丟了回憶還在  天燈節仍吸引人潮  是文化也是產業

有人說一年放30萬個天燈,也有說100萬個,實際上一年到底有幾個天燈飛上天,官方並沒有真的統計過。不過,每年平溪天燈節都會大規模的施放天燈,今年也同樣舉辦了兩個場次,一共釋放了2300盞天燈,比往年規模稍小一些。儘管大部分的參與民眾表示,「沒想過天燈飛走以後會怎麼樣」,更有不少民眾反對全面禁放。

「這是台灣重要的傳統技藝,也是揚名國際的觀光文化。」參加2020新北市平溪天燈節的陳小姐認為,天燈主要是竹子、紙、鐵絲製成,材質結構相對單純,「雖然時間比較久,也應該會慢慢腐爛。」他說,現在社會大眾的環保意識很高,像塑膠很多年前就開始限用,「如果天燈還沒有管制,可能是因為天燈的問題相對不嚴重。」

新北市平溪區獨特的天燈活動,總是吸引海內外許多觀光客的到訪。孫文臨攝

 

 

新北市平溪區獨特的天燈活動,總是吸引海內外許多觀光客的到訪。孫文臨攝

陳小姐表示,小時候來平溪放過天燈,現在來平溪,仍然是放天燈。「隔好幾年才來一放次,只是帶家裡的小朋友出來走走。」陳小姐說,如果不是因為天燈,大家也不會來平溪,公私部門花了很多力氣在宣傳天燈節,應該要讓文化永續發展,也能讓地方年輕人持續在地生活、工作。

一位宜蘭的林先生表示,知道天燈燒完以後落回地面,當地居民會去撿、回收再利用,但他也坦言,「不可能全部撿,也不知道飄去哪裡,但商家希望觀光客多放幾顆,不太會主動告知放天燈造成的問題,要靠媒體或是公部門宣導教育。」他認為,這就跟塑膠吸管一樣,「民眾以前用吸管沒感覺,看到了海龜的影片開始會注意,接著找出替代方案,政府也有相關政策,必須一步一步來。」

這回「一次性」是永續  20年頭一遭  天燈升空後燒光光

因應武漢肺炎,除了進場需先量體溫,民眾也都戴著口罩。走在2020新北市平溪天燈節會場,來自全台灣及世界各地的人們,開心地看著自己的希望與祝福,就著溫暖的火光冉冉升空。新北市市長侯友宜更提筆在天燈上寫下「永保安康」,與國發會主委陳美伶共同點亮施放,上百顆天燈緩緩升空,民眾高舉手機拍下眼前的奇景,也不禁發出讚嘆。

或許有人會說,又製造了100個垃圾。等等,先仔細看看這顆天燈的底座,竟與傳統天燈不同——原來是「永續天燈」。

十分與平溪有店家從今年開始定點銷售永續天燈,不過詢問的客人並不多。孫文臨攝

 

 

十分與平溪有店家從今年開始定點銷售永續天燈,不過詢問的客人並不多。孫文臨攝
DSC01633

 

 

永續天燈全由紙漿製作。孫文臨攝。

有別於傳統天燈底座由鐵絲與竹片製成,永續天燈全由紙漿製作,升空後整顆燒為灰燼,可防止天燈殘骸落入山林。這波施放的100盞都是永續天燈,也是平溪天燈節舉辦20年來,頭一次施放永續天燈,藉此回應民眾友善環境的訴求。

永續天燈由文化銀行團隊在2017年開發,經過多年的改良,現在已經是第二代。起先以募資方式試賣,2019年底,有平溪與十分的店家願意協助設點販售。不過,一盞單色的永續天燈售價350元,比傳統天燈貴了200元。

 

新舊天燈比一比:整顆燒 vs. 回收再利用

三姊妹天燈行的天燈師傅王瑞瑜受訪時說,「(永續天燈)開賣至今,平均每天賣出去一顆。」記者當天傍晚站在鐵軌上數天燈,平均每分鐘就有一顆天燈往天上飛,兩者銷售量確實差異甚大。

王瑞瑜製作天燈30幾年了,一直是以竹子和鐵絲當骨架,「現在永續天燈改成紙質骨架,天燈紙黏法仍與傳統一樣,製作方式並不困難,只是底部放油紙的地方改成插卡榫,他們也提供上蠟的油紙,但是用傳統的金紙一樣可以燒。」

王瑞瑜說,製作天燈的方法也非一成不變,早年天燈是用糨糊黏,現在都已改用雙面膠。

王瑞瑜指出,傳統天燈發展多年,結構相對穩定,新設計的永續天燈仍有需要改良與克服的問題。「幾乎每一顆都成功完全燃燒,但是燃燒後的灰燼也會產生空污和碳排放,且一個天燈只能使用一次,不像傳統天燈的底座可以回收再使用。」

天燈師傅王瑞瑜親自示範將永續天燈底座黏上天燈紙(與傳統天燈相同)。孫文臨攝

 

 

天燈師傅王瑞瑜親自示範將永續天燈底座黏上天燈紙(與傳統天燈相同)。孫文臨攝
永續天燈與傳統天燈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底座是以再生紙漿製作而成,有專用油紙。孫文臨攝

 

 

永續天燈與傳統天燈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底座是以再生紙漿製作而成,有專用油紙。孫文臨攝

王瑞瑜說,傳統天燈的底座若沒有在潮濕的環境待太久,使用個十幾次都沒有問題,回收率也可以高達八成以上,只是有一些留在環境裡面被大家看到,「觀感比較不好」。

新舊天燈各有特色  30年天燈師傅:選擇在消費者

王瑞瑜認為,永續天燈和一般天燈各有特色,並沒有誰比較不好、哪個比較環保,「我只是提供消費者另一種選擇,並沒有特別推薦他們使用哪一種天燈。」他說,年輕人願意創新,關心文化是好事,未來也會繼續協助販售。

現場碰巧遇到了有民眾特別來購買永續天燈,是一位媽媽,他表示,看到媒體報導新型的天燈,才想來找找看。「看著天燈整顆燃燒殆盡,放完天燈之後心裡比較沒有負擔,也可以給小孩子機會教育環境議題。」他說,雖然價格比一般天燈高一點,「但是一年也就放這麼一次,還是可以接受。」也希望可以多多推廣。

「是可以採取替代方案沒錯,但也要討論新型的天燈是不是真的比較環保,他可能要用更多紙、要砍樹。」參加天燈節的陳小姐說,這麼多年來平溪的人潮變多了,但天燈價格並沒有漲太多,「現在一盞天燈150、200元,新天燈卻要350至400元,並存在市面上,以市場機制和消費模式來看應該是會被淘汰。」

永續天燈之所以價格較高,除了設計費及製作成本外,每顆永續天燈都使用再生紙漿製作,也從每顆天燈提撥部分種樹基金,透過植樹來抵銷碳排放。

相較之下,傳統天燈則重複利用骨架,以一個9元的價格向民眾收購,天燈紙交給清潔隊統一回收,但如果數量夠多,回收天燈紙也有小禮物可拿。

王師傅說,天燈骨架如果沒有損壞可以回收使用十幾次,回收率有八成以上。孫文臨攝

 

 

王師傅說,天燈骨架如果沒有損壞可以回收使用十幾次,回收率有八成以上。孫文臨攝

文章擷取自:https://e-info.org.tw/node/223029 

臺中市政府低碳城市推動辦公室

臺中市西屯區臺灣大道三段99號臺中市政府惠中樓九樓 | 服務電話:0422289111#10963 | 服務信箱 | 網站總瀏覽人次: 623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