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綠屋頂到上山種樹 博仲律師事務所的「碳抵銷」綠色經營學

從綠屋頂到上山種樹 博仲律師事務所的「碳抵銷」綠色經營學

 

林務局員工教導博仲員工種樹的技巧。

博仲法律事務所臉書

亞馬遜大火燒不停,不僅影響當地生態多樣性,還關乎全球氣候變遷!在森林不斷消失之際,台灣的博仲法律事務所則認養一塊森林,種下3千多棵樹,抵消近整年的碳排放。

從台北車站出發,約30分鐘後駛入新店山區,山路盤旋終至車子不能再開處,再步行爬上充滿雜草、落葉的小徑,走3分鐘左右,終於看到山坡上一片樹苗,地上青綠色的雜草,和周圍深綠色的大樹形成對比。這裡,是博仲法律事務所認養的造林地。

距離種樹3個多月後再次上山,負責博仲公共關係事務的詹姆士(James Hill)興奮地比劃著,「我種的在這裡!」除了關心自己親手辛苦種下的19棵「樹寶寶」是否有平安長大,在看到水池邊有青蛙、較大的樹上有鳥巢時,他也欣慰地說:「我們種樹除了想要固碳,也希望還給這些動物原來的生態。」

博仲的詹姆士(James Hill)時隔3月上山,急著幫自己種下的樹苗除草。照片來源/鄭宇茹

這是博仲在今年5月開始推動的「碳抵銷計劃」。他們在離事務所約20幾公里的新店深山上,認養了這塊曾遭濫墾破壞、約2.37公頃的地,並由林務局找廠商種了3555棵樹,其中約100棵由博仲員工親手種下,總儲碳潛能約42.7公噸,幾乎抵銷了他們在2018年所產生的43公噸碳足跡。

博仲在新店深山認養的林地,光禿禿的和周遭形成對比。照片來源/林務局提供

「我們覺得太好了,因為這個造林計劃一方面可以平衡我們一部份的碳足跡,一方面離事務所不遠,」博仲合夥人譚璧德(Peter Dernbach)開心地說。

在地化固碳

這不是博仲採取的第一個「綠行動」。身為台灣第一家通過B型企業認證的法律事務所,雖然規模不到百人,但博仲卻斥資百萬元在屋頂上搭建太陽能板自己發電,並打造綠屋頂讓員工當都市農民種菜,還回收雨水再利用,努力降低對環境的破壞,甚至成立了名為「綠辦公室」的部門來負責規劃相關事務。

另外,為了減少因為大量商務飛行所創造出的碳足跡,他們也透過另一家B型企業ClimateCare做碳抵消,像是飛往英國的班機,就額外多付800元台幣給ClimateCare,ClimateCare也會在不同的國家造林、進行固碳。

但其實博仲一直希望能有更在地化的方式來進行。在經由同為B型企業的DOMI綠然能源的介紹下,得知了林務局的「造林計劃」(正式名稱為《企業團體認養公有土地造林管理規範》),剛好可以符合「在地綠化」的願望,因此就這樣從在屋頂上種菜,升級到上山去種樹。

為什麼要種樹?原因很簡單,因為種樹可說是最簡單的減碳方式。科學研究指出,想要對抗全球暖化最好、最直接且最便宜的方式就是種樹,因為種樹可以達到「固碳」的效果。最近引起全球關注的亞馬遜森林大火,讓許多人擔心亞馬遜雨林會因為大火而失去固碳的效果,導致全球暖化更嚴重,都再再凸顯出種樹的重要性。

恢復生態也是重點

種樹也有學問,因為除了減碳,博仲也在乎是否影響生態環境,所以只挑選台灣原生種的相思樹、光臘樹、及楓香。「我們有特別問林務局這附近的樹是哪些品種,我們不希望種一些外來種,這樣只是為了種而種,應該是要讓這塊地能回到原本的樣子,」詹姆士說。 

博仲認養林地的一部分。照片來源/林務局提供

譚璧德也表示,博仲希望透過這幾年的積極配合,確保能恢復當地的生態。「最後是3553還是3427,還是到底有幾棵樹在那塊地,我覺得不是最重要的,」如果過了幾年發現效果很好,他們也不排斥再多認養別塊地。

林務局自2009年開始造林計劃,每年收回大批濫墾濫伐的國有地,有些也會釋出給企業認養造林。隨著近年愈來愈多企業關心氣候變遷,投入贊助造林的企業也有增加的趨勢。

林務局羅東林區管理處台北工作站技正郭倩文表示,企業除了贊助之外,多數還會想辦活動,像是給客戶、員工種樹等等,比較多是一次性的贊助。但博仲找上林務局時,非但沒說想辦活動,反而提出從沒聽過的要求:他們想要利用造林來抵銷自己排放的碳,這讓郭倩文覺得很特別。

一簽就簽6年約

博仲綠辦公室負責人沈明逸也表示,因為雜草生長速度很快,2、3個月就能和成年女性一樣高,他們擔心種下樹苗後若後續沒人協助,可能會導致小樹苗曬不到陽光而枯萎死去,因此和林務局一簽約就簽6年。「因為樹苗6年才能長到可以和雜草競爭陽光的高度,」沈明逸說博仲本身也會定時上山注意樹苗成長的狀況。

「其實我們後續都會去做維護,定期除草,但他怕我們種了之後就放著,他們想要看到樹長大的樣子。這家企業真的讓我們感到很欣慰,真的是純粹、非常單純地為了這個環境,」郭倩文說。

出錢出力,博仲不斷透過太陽能板、綠屋頂、雨水回收再到造林,不只是在外部增加固碳量,也努力減少自身的碳排,雙管齊下,保護台灣、也保護地球。

「他們是我的babies,我們會確保他們長到不需要照顧的那天,」詹姆士望著樹苗說,疼惜的語氣就像母親愛護小孩一樣,如同此時此刻的地球,也正需要更多人類的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