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境之外,台17之西】陳坤宏:有T-REC也沒用 台灣綠電為何如此難買(中)?

【國境之外,台17之西】陳坤宏:有T-REC也沒用 台灣綠電為何如此難買(中)?

 

 

Shutterstock

吃「蘋果」的台灣廠商,都得用100%綠電來生產「綠蘋果」。然而,綠電憑證T-REC難買,對像台積電、鴻海這些廠商來說,除了自蓋太陽能屋頂之外,國外很風行的綠電採購合約(PPA)也是一種方式。PPA到底是什麼?

在 Apple的官網上,會看到一句話 : 「Truly innovative products leave their mark on the world instead of the planet.」。Apple中文的官網上,將這句話翻譯成 :「不奪取天然資源而生產製造,似乎不可能。但這正是我們的目標。」

Apple已經透過發行25億美金(約750億台幣)的綠色債劵,在全球啟動了40件環境永續專案,其中包括:讓Apple於今年(2019)4月,達成100%電力皆為使用再生能源發電(在今年1月,只有達成66%)。

Apple此舉在短短3年內,吸引了全球44家供應商承諾加入使用再生能源的行動。台灣知名半導體與科技廠商如台積電、鴻海、廣達、緯創、可成、仁寶、和碩等,也先後宣布加入Apple的清淨能源計劃。進一步檢視Apple在 「Supplier Clean Energy April 2019 Program Update」 文件中的細節會發現,除了台積電的清淨能源計劃,全數在台灣本地執行外,其餘公司都以中國為基地來進行相關清淨能源的採購或投資事宜。這是為什麼呢?

買綠點的兩個因子,在地性與外加性

買綠電並非買贖罪劵,更重要的是,這樣的一個行為,必須有「Environmental Impact」,也就是環境影響力。環境影響力的兩個重要因子分別是「在地性」 (Locality) 與 「外加性」( Additionality)。

「在地性 」指企業所購買的綠電,應距離其耗電所在地愈近愈好,或者是同一個電網內的綠電,以一般廣義定義來說,「同一個電網內」泛指在耗電所屬的國家內。也就是說,台積電僅在台灣有製造基地,這也說明了相較於其他企業,台積電面臨更多台灣在綠電法規上的解套壓力。在未來,各區域(如縣市)能否透過地方政府提供足夠的綠電來吸引廠商投資,將會成為城市競爭力的重要指標。

「外加性」 的意思為,當企業購買綠電時,這個綠電對於電網而言,必須是新增的(Additional),如此一來,這個動作才能實質對環境產生「新增」的影響。這也就是當台電企圖打包民間再生能源電廠的綠電轉賣時,台積電發言人孫又文會表達:「我們今天講的20%綠電,再生能源這個是外加性的,我們今天跟台電購買,這個不算在我們台積電的20%。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才希望民間業者也可以直接把綠電賣給我們。」

蘋果清淨能源計劃,2020要用4GW綠電

上一篇文章中提到,想要使用綠電的廠商,除了在自己的屋頂蓋太陽能之外,還能有什麼方法來達標呢?我們再一次來看看Apple在 「Supplier Clean Energy April 2019 Program Update」文件中所揭露的資訊。Apple產品生命週期的碳足跡(例如,Apple手機從生產到丟棄的生命週期中所消耗的二氧化碳總量),產品在製造過程中佔了總排放的74%,而參與清淨能源計劃的44家廠商預計在2020年,能在全球完成4GW的綠電使用(台灣目前的太陽能安裝約為3GW),合計將會抵消1/3在製造過程所產生的二氧化碳。(延伸閱讀:有T-REC也沒用 台灣綠電為何如此難買(上)?

44家廠商採取的方式有以下幾種,都可被Apple認可:

  1. 在自家屋頂建置再生能源電廠。
  2. 透過綠電採購合約(Power Purchase Agreement,PPA) 執行。
  3. 直接投資再生能源電廠建置。
  4. 參與再生能源基金投資(中國)。
  5. 購買國際認可的相關憑證(例如T-REC)。

屋頂太陽能板不夠用,PPA可以用

以台積電為例,第一階段的採購需求為每年13億度的綠電,假設該綠電皆以太陽能發電來實現,就相當於1GW的太陽能電廠,若以安裝面積來計算,等於需要1000公頃的面積。以台積電的屋頂來看,其屋頂面積遠遠小於1000公頃。也因此台積電會以透過綠電採購合約(PPA)的方式來取得綠電。

而PPA的相關流程與藏在環節中的魔鬼為何?讓我們下次再來說明。

 

臺中市政府低碳城市推動辦公室

臺中市西屯區臺灣大道三段99號臺中市政府惠中樓九樓 | 服務電話:0422289111#10963 | 服務信箱 | 網站總瀏覽人次: 423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