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境之外,台17之西】陳坤宏:有T-REC也沒用 台灣綠電為何如此難買(上)?

【國境之外,台17之西】陳坤宏:有T-REC也沒用 台灣綠電為何如此難買(上)?

 

 

王建棟

幾年前Google想買綠電,卻擔心綠電源頭不清而「不純」。經濟部推出再生能源憑證T-REC,給了綠電身份證,但台灣每年太陽能發電有25億度電,卻只有0.26%取得憑證,企業想買都買不到。到底問題出在哪?

2018年底,兩位來自Apple北美總部的代表,來到天泰能源拜訪。該次會議的重點是,Apple希望替它們在亞洲的供應商,購買到足夠的綠電。該次的會議給我相當的震撼,在台灣,政府提減碳或能源轉型,通常都會引起許多民怨。但是,Apple的代表卻緩緩道出,低碳或是零碳的產品才能符合當今世界的消費潮流。

Apple不但加入RE100組織,該組織已吸引全球大型企業加入,包括Nike、IKEA、BMW、Google、微軟、臉書等185家具有影響力的公司。這些公司都具體提出在2025或2030年前,達到100%再生能源的電力使用目標。根據RE100 2018年的年報統計,這些加入RE100的企業,到了2020年時,綠電的年總採購量將達到1590億度電。這個電量相當於在地球上第24名的用電國,僅次於埃及的1600億度電/年。

台灣的經濟非常仰賴製造業出口,上述新聞卻沒有在台灣引起太多注意。根據彭博(Bloomberg)的研究調查指出,加入RE100 的企業年度營收達2.75兆美元。台灣的供應商每年從RE100和CDP碳揭露專案(Carbon Disclosure Project,CDP) 成員企業中,獲得590億美元的營收。

因此可以預期,台灣供應商在未來幾年內將會遭受到來自於品牌客戶對於100%綠電使用的強大壓力。這件攸關台灣製造競爭力的大事,政府,產業與民間,該如何攜手合作,讓台灣在地的廠商能在台灣買到足夠的綠電呢?

綠電不純,Google棄購?

我還記得在5年前,台電曾經推出台電版的綠電認購,連續兩年都獲得半導體大廠如台積電的積極認購。但就在2016年出現了一則新聞:「台電綠電不純,Google棄採購」。究竟台電版的綠電認購出了什麼問題,讓Google放棄採購?

幾年過後,我們可以慢慢釐清,當年Google的需求是,綠電需要有明確的源頭管理。也就是,要求綠電供應者(台電)能夠明確指出販售的綠電,是來自於哪一個地區的再生能源電廠。

這類的源頭管理,在一般的製造業透過企業資源規劃系統(ERP),不會太難處理。但是對於電力系統來說,燃煤、天然氣、核能、與再生能源發的電,一旦進入電網,就全部混合在一起而無法區分。就像水庫的水來自不同河川,自來水公司無法告訴消費者喝的水來自哪條河;台電自然也無法回答Google,究竟這些綠電來自何方。

台灣每年太陽能發電,只有0.26%取得綠電憑證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經濟部標檢局於2017年開始著手制訂相關標準,並且成立了「國家再生能源憑證中心」。對於每1度的綠電,都建立了源頭追蹤的標準認定辦法,每1000度的綠電集合成一張綠電憑證,標檢局也將憑證命名為「國家再生能源憑證」,簡稱為T-REC。更重要的是,T-REC的查核手段與標準,也獲得了RE100與CDP的承認,正式與國際綠電交易的平台接軌。

但是,與國際接軌的T-REC,在台灣的交易狀況如何呢?

台灣的太陽能發電已達2GWp,也就是1年的發電度超過25億度電,但真正流通在市場上的T-REC有多少度呢?只有650萬度!對,你沒聽錯,只有0.26%的太陽能發電取得憑證。大家可能會問,究竟是出了甚麼問題呢?是產業不想盡企業責任,還是再生能源業者都不想賣T-REC嗎?

這幾個月我接觸了許多前來詢問能否購買T-REC的大型產業,充分感受到他們的焦慮與急迫。但重點是,縱然台灣每年有超過25億度的太陽能綠電,但這些綠電超過98%都賣給了台電。這些企業主也會問,難道台電不能再把這些綠電賣給企業嗎?

綠電賣給台電,不能再轉買給企業

答案是不行,為什麼?

無論是綠電、或是憑證,真正的核心價值就是「零排碳」。在台電的電費帳單上,都會看到一行字——CO2的排放量。當再生能源發電業者,將綠電賣給台電後,綠電的減碳效益就貢獻在台電CO2的總體排放係數上。倘若再將同樣的綠電所產生的憑證拿出來賣,相當於重複宣稱的環境效益。這個概念相當於一屋二賣,自然不被允許。

因此,現階段如果企業要購買T-REC,最簡單的作法就是「要喝牛奶自己養頭牛」,例如在自家屋頂設置太陽能發電,並且選擇自發自用。至於有沒有更聰明的方式,比如說透過電能轉供的模式?讓我之後再向各位說明。

臺中市政府低碳城市推動辦公室

臺中市西屯區臺灣大道三段99號臺中市政府惠中樓九樓 | 服務電話:0422289111#10963 | 服務信箱 | 網站總瀏覽人次: 379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