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個年輕人將醜香蕉變果乾賣進全美2500家超市 減少2000萬噸食物浪費

3個年輕人將醜香蕉變果乾賣進全美2500家超市 減少2000萬噸食物浪費

 

 

Barnana官網

超市生鮮貨架,天天上演著蔬果選美比賽,缺陷美上不了臺面,賣相不佳立刻下架。長黑斑的香蕉,誰買?這家叫Barnana的美國公司,偏愛。不僅成功讓2000萬公噸報廢香蕉回春,也為自己帶來千萬美金營收。

美國食品科技公司Barnana有兩句座右銘:「醜水果,也需要愛」,「我們不會以貌取『蕉』」。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香蕉是全球出口量最高的新鮮水果,平均年產量達1.45億公噸,但香蕉絕非完美,醜香蕉都去了哪裡?

「農夫損失高達20%的香蕉,因為它們『不完美』,」Barnana官網說,而其使命就是要搶救那20%的醜香蕉,「我們以消滅有機香蕉園的糧食浪費為己任。只要有小傷口、稍微過熟、或尺寸不夠完美,新鮮香蕉就會被拒絕出口…….大量的香蕉放給他爛。」

「消費者以為浪費糧食就是像『喔,我扔掉盤子裡或冰箱裡沒吃完的食物』……但從栽種、分銷、零售到消費者手上的各個層面,存在著各式各樣的浪費,」Barnana的共同創辦人之一英格索爾(Nik Ingersoll)告訴美國雜誌《高速企業》(Fast Company)。

善加利用醜蔬果,減少食物浪費

據聯合國糧農組織估計,全球有1/3的糧食在生產到消費過程中損失或浪費,平白排放33億公噸的碳,耗費相當於3個日內瓦湖的水量,而且這些食物足以餵養20億人。

善加利用醜蔬果,是減少食物浪費的重要方法之一。2012年底,由3個年輕人山普利希(Caue Suplicy)、克里佛(Matt Clifford)和英格索爾在加州創立的Barnana,正是讓醜蔬果回春的經典案例。他們搶救拉丁美洲蕉園的醜香蕉,並依照山普利希的家傳食譜,加以改頭換面,只留下恰到好處的水分,做出口感絕佳的香蕉乾,並以「超級富鉀零食」(Super Potassium Snack)做為號召。

從6個月到3年,童年滋味變市場商機

家傳食譜來自山普利希的父親。30年前,在巴西當建築師的他,下工後帶回一個破天窗,隨手扔在後院草地上。隔天,他發現天窗下的草全曬乾了。靈機一動,他決定如法炮製在香蕉上,5天後,香甜濕潤又帶點嚼勁的香蕉乾誕生,還能放上個把月。那,是山普利希的童年滋味。

「我的想法就是把果乾放進袋子。在我心中,這頂多花上6~8個月。因為這很簡單呀,你有些果乾,你放進袋子裡,然後賣掉,」彷彿在嘲笑自己的天真,山普利希接受雜誌採訪時苦笑說:「那6個月根本不是6個月,而是3年。」

首先,他們得找到供應商。他們鎖定了厄瓜多,理由很簡單:「厄瓜多是全世界最大的有機香蕉出口國,意味著那裡有大量的有機香蕉被浪費掉,」山普利希說。不僅如此,他們還設下高標準:蕉農的香蕉必須獲得美國農業部的有機認證,提供公平合理的工作條件,願意一起攜手終結蕉園的糧食浪費,以及不能離加工廠和港口太遠。

從快賠光投資,到賺進上千萬營收

「調整產品、找尋供應商、找尋製造商花了很多時間,而且每個都要花大錢。最糟的是,那3年燒的全是我的積蓄。至此,我們的銀行戶頭只剩下1.5萬美金(約台幣45萬),」山普利希說。他們決定孤注一擲:參加全球最大的健康食品博覽會Expo West。光設一個攤位就要價1萬美金,相當於他們2/3的現金,而且他們該如何從5000家參展公司中脫穎而出?

「要有創意,像馬蓋先一樣思考,」山普利希說。他們飛無人機做廣告,自製移動式攤位做分身,往人多的地方跑。

博覽會結束時,Barnana收到了上百份訂單,其中包括擁有83家店的連鎖超市Wegmans。1個月後,如久旱甘霖,Barnana獲得40萬美金的種子融資;2017年,更得到創投530萬美元的挹注。現在,從高價的全食超市到平價連鎖Safeway等全美2500家店,都能買到Barnana的香蕉乾,成功翻轉了2000萬公噸報廢香蕉的命運,並帶來千萬美金營收。

從香蕉到香蕉皮,把製程變成「封閉迴圈」

「沒有什麼比創立一個造福世界、且契合你價值的企業更令人滿足的事了。作為一家認證的B型企業,我們的目標是繼續深耕品牌,並以變革者自居,力抗食物浪費,同時不斷探索更永續的作法,」共同創辦人之一的克里佛告訴美國《Forbes》雜誌。

他可不是說說的。Barnana正在探索如何把製程變成「封閉迴圈」,他們把頭腦動到香蕉皮上。「我們造了個系統,把乾燥的香蕉皮壓縮造粒,當脫水爐的燃料,」英格索爾說。

熱愛香蕉的台灣人,有機會不妨試試Barnana,每一口都是醜香蕉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