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培養肉造成的溫室效應可能比傳統牛肉還嚴重

研究:培養肉造成的溫室效應可能比傳統牛肉還嚴重

 

自從 2013 年發明出第一塊培養肉之後,培養肉支持者認為,培養肉比傳統牛肉對環境更友善。然而最近一項研究指出,培養肉造成的溫室效應可能比傳統牛肉還嚴重。

實驗室裡的培養肉

「培養肉」,又稱「人造肉」或「試管肉」(lab-grown meat),指的是在實驗室利用動物細胞培育的肉品。因為是實驗室養出來的肉,不需要擔心微生物污染問題,也不會在「培養」過程施打抗生素,因此有些人也將「培養肉」稱為「乾淨肉」(clean meat)。

培養肉對環境比較好?

培養肉計畫的支持者認為,培養肉上市後可減少動物屠宰量,以及傳統畜牧業在飼養、運送牛隻過程排放的溫室氣體,特別是牛消化時會生產大量甲烷。

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數據,目前畜牧業排放的溫室氣體占整體 14.5%,但培養肉和傳統牛肉相比,是不是對環境更友善還是個謎。

▲ 2017 年 7 月,在奧地利塞考(Seckau)附近的農場裡,2 隻西門特牛(Simmental cattle)在吃草。

長期來看就不同

最近,英國牛津大學馬丁學院(Oxford Martin School)的研究指出,在氣候變遷議題,培養肉短期而言或許真的比傳統畜牧業好一點,但如果長遠來看,培養肉造成的影響可能比傳統牛肉更嚴重。

留在大氣的時間不一樣

過去,關於培養肉和傳統牛肉的研究,都是將牛隻排放的溫室氣體(甲烷、氧化亞氮等)轉換為二氧化碳當量(CO2e)。

然而,等重的甲烷和二氧化碳相比,甲烷造成的溫室效應確實比較強,但甲烷只需 12 年就能從大氣消失,二氧化碳卻能在大氣留存數百年到數千年之久。

▲ 2018 年 5 月,創辦 Future Meat Technologies 培養肉公司的科學家那哈米亞(Yaakov Nahmias),手中握著他們實驗室「培養」的培養肉。

換成 1,000 年就有差

負責這次研究的牛津馬丁大學環境科學家林奇(John Lynch)和物理學家皮爾利姆伯特(Raymond Pierrehumbert)便指出,因為實驗室的培養肉在「培養」過程,主要產生的溫室氣體都是二氧化碳。

縱使短時間內,傳統畜牧業產生的溫室效應比培養肉來得強,但考慮到甲烷和二氧化碳的差異,只要將時間長度換成 1,000 年,培養肉造成的溫室效應可能比傳統牛肉更嚴重。

大規模量產又更糟

林奇也提到,培養肉對氣候的影響取決於生產過程的能源轉換效率與永續性,如果未來培養肉走向能源密集的大規模量產時,培養肉造成的氣候問題會比傳統畜牧業的牛還要嚴重。

▲ 2013 年 8 月,第一位試吃未來食物研究室(Future Food Studio)製成的培養肉的科學家露特樂(Hanni Rützler)表示,培養肉吃起來略硬且沒有脂肪,所以漢堡肉汁較不足。但如果閉上眼睛品嘗,會覺得培養肉吃起來就像真的肉,而不是某種素食製品。

沒有人知道

然而,培養肉目前還在實驗階段,沒有公司能做到市售培養肉的程度,也沒有人知道大規模生產培養肉到底需要消耗多少能量,至少在現階段,林奇和皮爾利姆伯特也沒辦法真的確定各家培養肉公司生產培養肉時到底消耗多少能量,他們只能用推測方式完成這次研究。

能源不同  結果就會徹底改變

就連林奇自己也說,目前的研究都是推測未來大規模量產培養肉時,使用的還是石化燃料,但如果未來能改為可再生能源,或許就會徹底改變這次研究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