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垃圾離開中國卻讓這座馬來西亞小鎮窒息

洋垃圾離開中國卻讓這座馬來西小鎮窒息分享平台 微人網

 

「經常睡不著覺,有一股化學異味。」

馬來西亞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塑料垃圾進口國,其中一個小鎮現在幾乎被1.7萬噸塑料垃圾窒息。

一切發生在去年夏天。每天晚上夜半鐘聲響過之後,居民鄭年榮( Daniel Tay ,音譯)就知道什麼事要發生了。

他會馬上關上門,封閉窗戶,等待那不可避免的事情發生。不一會兒他的房間裏就會充斥著猶如橡膠燃燒的辛辣氣味。他總是被嗆得頻頻咳嗽。

之後的幾個月裏,每晚深夜這股怪味都會凖時充斥在他的房間裏。後來他才發現這股怪味的來源 - 一些非法回收工廠在夜間偷偷燃燒塑料。

無處可躲

當時,鄭年榮並不知道,2017年中國決定禁止進口來自外國的塑料垃圾。僅僅那一年,中國已經進口了700萬噸廢棄塑料,因此環境保護主義者認為中國決定禁止廢棄塑料進口是一大成就。

但是大量的塑料垃圾總得有去處呀?結果這些主要來自美國、日本和英國的廢棄塑料就被運往了新的目的地 - 馬來西亞。

這個新的塑料垃圾目的地可能會是馬來西亞的任何一個城鎮,但仁嘉隆鎮(Jenjarom )緊鄰馬來西亞最大的港口巴生港(Port Klang)- 大多數國家的塑料垃圾都從該港進入馬來西亞,這座小鎮因其便利的地理位置而不幸成為大多數塑料垃圾目的地。

僅僅從2018年1月到7月,就有75.4萬噸塑料垃圾進口到馬來西亞。

一些被當地政府視為非法的塑料回收工廠也應運而生,希圖在價值7.34億美元的巨額塑料回收業中牟取暴利。

根據當地州政府統計,在仁嘉隆鎮所在的瓜拉冷月縣(Kuala Langat)就有33座非法回收工廠。有些靠近生產棕櫚油的植物園,有些靠近城市。

而當地居民是在好幾個月之後,當一些症狀已經出現 - 才發現這些非法回收廠的存在。

慢性中毒"

Daniel Tay
Image caption

"這股怪氣味已經出現有些時候了,但只是在2018年8月左右才變得更加糟糕,"鄭年榮說。

"這股怪氣味已經出現有些時候了,但只是在2018年8月左右才變得更加糟糕,"居民鄭年榮說。"我開始感覺不適,經常咳嗽。後來我發現,原來是因為這些非法工廠,我非常氣憤。"

塑料垃圾通常被回收製成微丸,然後工廠再將其變成其他類型的塑料。但並不是所有的塑料都能回收利用,因此合法的回收工廠會將無法再利用的塑料垃圾運到垃圾中心 - 這個程序是需要花錢的。

而那些非法回收工廠卻不願花錢將無法回收利用的塑料運到垃圾中心,他們選擇埋掉,或更通常的做法是 - 燒燬。

當地居民恩古女士說,塑料燃燒引起的臭味如此強烈,她劇烈咳嗽,都咳出了血塊。她說,"我夜間無法入睡,因為氣味太濃烈了。我好像變成了殭屍,一點力氣也沒有。"

她說,直到後來她才發現,在她家附近就有一些非法回收工廠,東西南北方全有。

當然,離這些工廠越近,受到的危害就越大。

Plastic waste in Kuala Langat
Image caption仁嘉隆小鎮因其便利的地理位置而不幸成為大多數塑料垃圾目的地。

貝拉•陳(Belle Tan)發現,離她家一公里處就有一個非法工廠,那些燃燒的塑料垃圾嚴重影響了她11歲兒子的健康。

"他身上起了很多疹子,肚子上,脖子上,腿上和胳膊上,他的皮膚一直脫皮,碰一下都疼。我很氣憤,為兒子的健康擔心,可是我能怎麼辦?空氣裏充滿了這些怪味。"

這些症狀是否與空氣污染有直接聯繫尚不清楚,但有專家說,塑料燃燒氣體會危害人的呼吸系統。

"這些塑料燃燒氣體的主要問題是,它們是致癌物質。而致癌物質最終可能導致癌症。"新加坡國立大學化學與生物分子工程系的唐彥華(Tong Yen Wah)教授對BBC說。

"這也取決於被燃燒的塑料的種類,和人類吸入這些氣體的程度。如果你短期內吸入大量這些氣體,會感覺呼吸困難…,也可能影響到你的肺。但如果是長期暴露在這些有害氣體中,那可能致癌物質就開始發生作用了。"

但這裏很多居民對這些情況沒有任何了解,對這些廢棄塑料燃燒引起的潛在危害無動於衷。

"這裏的許多人只是想過一種簡單平淡的日子,"居民泰伊說,"他們只是會說,這味道太臭了,然後該幹什麼幹什麼,他們根本不知道這些氣味正在慢慢毒害他們。"

"你一直聞到這種怪味,你的身體也就習慣了,"一個當地居民對BBC記者打趣說,"沒凖兒還可能對身體有益呢。"

Belle Tan and her son
Image caption貝拉•陳(Belle Tan)發現,離她家一公里處就有一個非法工廠,那些燃燒的塑料垃圾嚴重影響了她11歲兒子的健康。

權宜之計

現在,馬來西亞政府已經將仁嘉隆鎮的33座非法回收工廠關閉,該鎮大多數地方已經沒有那些怪氣味了。

但是這些非法工廠被關閉後剩下的1.7萬噸塑料垃圾仍然堆在那裏,對於一個只有3萬人口的小地方來說,這些垃圾是個大問題。雖然地方政府已經處理掉了大部分垃圾,仍然有一個4000噸的巨大塑料垃圾山,人人可見。

這裏曾經是一片空地,現在成為暫時的塑料垃圾山。圍著這個垃圾山走一圈,可以看到來自很多國家的塑料垃圾,很大一部分來自日本和英國 - 你可以看到品牌 Asda,Co-op,和Fairy (英國超市)。

地方州政府想拍賣掉這塊地,但由於它的嚴重污染而無人想要。馬來西亞能源、科技與環境、氣候部部長楊美盈(Yao Bee Yin)說,有若干解決方案,最可行的是把這些垃圾運到水泥廠,燃燒塑料的熱力可以用於生產。但這個解決方案的問題是代價太高。

"我們估計,僅僅把這些垃圾運到水泥廠就大約需要馬來西亞幣250萬。"楊美盈說,"當然我們認識到,我們必須首先清除掉這座垃圾山。"

 
塑料去哪兒?中國式的回收再造

不只是一座城鎮

然而在馬來西亞,不只是仁嘉隆一個城鎮存在非法回收塑料垃圾的問題。

地方政府官員說,當抓到這些非法工廠,將其關閉,他們又轉移到馬來西亞的另一個地方重新開張。

而且並不令人奇怪,他們能輕易地租到土地。一個土地擁有者對BBC說,他將自己的土地以5萬馬來西亞幣(相當於12,260美元)的月租租給了一個中國人。他說,他並不清楚租地者的用途,只管收租金。考慮到2016年一個普通馬來西亞家庭的月收入不過5,228馬來西亞幣,這筆租金是很吸引人了。

當地人認為,非法塑料回收業很難杜絶,除非全面禁止進口塑料垃圾。然而,在馬來西亞政府考慮到塑料垃圾進口和回收帶來的潛在經濟利益,全面禁止塑料垃圾進口似乎是不太可能的。

取而代之的是,馬來西亞政府將制定更嚴格的塑料垃圾進口規則,只有那些擁有塑料垃圾進口特許證的公司可以進口塑料垃圾。

"如果你在源頭和海關控制好,我想這會大大減少塑料垃圾污染問題。"楊美盈說。

 
中國打擊洋垃圾:香港回收商圖轉危為機

放眼世界

仁嘉隆鎮的問題揭露了世界上塑料垃圾回收系統存在巨大漏洞。

塑料垃圾有自己的國際貿易代碼 - HS3915。

但這個代碼卻沒有顯示,這些塑料垃圾的品質如何,是有質量的,還是污染物。進口方完全不知道,只有打開看了才能知道。

2017年聯合國環境暑的一份報告承認,混合的塑料垃圾被稱為"乾淨的塑料廢棄物"是很普遍的做法。

楊美盈認為,我們所需要的是一個適當的標識系統。"我們需要將塑料垃圾進行標凖化的標識。"她說。

否則,在馬來西亞或世界其他地方早晚會有另一個城鎮,可能變成下一個仁嘉隆鎮。

 

臺中市政府低碳城市推動辦公室

臺中市西屯區臺灣大道三段99號臺中市政府惠中樓九樓 | 服務電話:0422289111#10963 | 服務信箱 | 網站總瀏覽人次: 410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