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境之外,台17之西】陳坤宏:能源轉型之路的魔鬼

【國境之外,台17之西】陳坤宏:能源轉型之路的魔鬼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Google總算在台買到綠電,但是台灣綠能市場還是充滿挑戰。想在屋頂自發自用,先確認不是違建;賣太陽能給店家,得裝台電還沒有的智慧電錶….到底台灣能源轉型有哪些「魔鬼」呢?

這幾個月,經常受邀到蘆荻社區大學去分享太陽能建置的經驗。我還記得,第一次碰面時,蘆荻社大李易昆主任問我最大的挑戰為何?我小心的回答:「違建。」當時有許多社員信心滿滿說:「最糟的情況就自發自用囉!」 我當時不想打擊大家的信心,因為我國的電業法,其實是「設計精良」的法規,僅僅憑藉著公民意識,是難突破其中的限制。

很巧合的是,這幾個月,有一組還在台大就學的年輕人,成立了一家新公司瓦特先生。他們因長期與台北市公館一帶的餐館互動,才知道商業用的電費高達每度電6.4元,而太陽能發電的賣電成本只有4元。因此,如果可以透過電業法修法後,允許太陽能發電直接賣電給商業用戶,如此一來,商業用戶可以直接享受到更便宜的用電,太陽能也不用再背負高價補貼的輿論壓力,豈不兩全其美嗎?

魔鬼藏在細節裡

果不其然,這幾天,蘆荻社大在動員許多人力,在三重、蘆洲、五股一帶推廣,並且進行申請太陽能的申設後,全數最終皆因為違建問題而失敗。當時說,「不然自發自用好了」,卻因為頂樓是違建,而無法取得台電合法的雙向電錶,將造成太陽能發電愈多,電費反而要繳愈多的荒謬處境。

而瓦特先生雖然已取得許多用戶端的買電合約,卻遲遲無法展開綠電的轉供買賣服務,為甚麼呢?因為「魔鬼藏在細節裡」。

這裡,我想好好介紹這些魔鬼是什麼?又是怎麼被藏起來的?

一、違建

早在2012年初,我在創業前,就在高雄推廣太陽能安裝。開完20場說明會,近千人次參與,最後有近百人願意在自家安裝太陽能。最後,沒有一戶能成功,因為「違建」。幾年下來,經過許多人的努力,終於讓內政部營建署於2018年,同意「有條件」在違建上安装太陽能。

但蘆荻社區為何無法成功安裝呢?這裡頭的魔鬼藏在地方主管機關的同意。地方主管機關若無意願推廣,任憑中央與公民如何用力,他八風吹不動,你奈他何?

二、電業自由化的發電業門檻

瓦特先生資本小,當時想先投資10kWp的太陽能設備,才能將這些電拿去賣給一般用戶。當他們找上我,我告訴他們,如果這10kWp的電不賣給台電而是賣給一般用戶,那10kWp的申請流程,就得要按照台電那種1GWp(1GW=1,000,000kWp)的電業申請喔!

也就是說,需要通過環評、開地方主管機關協調會、有銀行融資意向書等等。

我現在還記得瓦特先生那幾位才剛過20歲生日的年輕人表情:嗯,這個「魔鬼」真的很壞很壞。

三、電業自由化之智慧電錶

後來瓦特先生跑來跟我說,暫時不想再推廣買一度電6.4元的店家了,我問為什麼?他們說,因為這些用戶沒有安裝智慧電錶,所以無法回報每15分鐘的用電情形,因此無法賣電給店家啊!

我只告訴他們別灰心,總有一天台電會把智慧電錶給裝上的。我已經聽台電說了7年了,你們還年輕,有本錢可以慢慢等。

四、電業自由化之電證無法分離

是誰偷走了憑證?

這裡頭,最弔詭的莫過於太陽能發的綠電,其中對環境的效益,是透過再生能源憑證(T-REC)來彰顯。台灣的太陽能發電已達2GWp,也就是1年的發電度超過25億度電,但真正流通在市場上的再生能源憑證有多少度呢?只有650萬度!對,你沒聽錯,只有0.26%的太陽能發電取得憑證。

這一切,在產業人士看來,政策的設計雖然良善,若能多點創意,讓每年25億度的憑證分離出來,由政府主導,將再創造至少每年25億元的賣證收入。台積電、Google也不會成天喊著買不到憑證。政府賣完憑證,再回補到躉購費率的財源,相當於每度1塊元的補貼。這樣一來,太陽能實質由全民買電的成本,將降至3元,幾與天然氣發電相當。

上述的幾個「魔鬼」若能好好處置,能源轉型的路上,或許業者就不用像今天如落水狗般的人人喊打。也希望,這些悶棍,產業沒有白挨啊!